札達土林是怎么煉成的?
2019-04-09 21:54:42      來源:阿里旅游    
0

我的行走,如同在這荒蕪而又充滿盎然生機的阿里高原上,傾聽著豎琴那悠揚的曲調,和大地深處的節奏。

如今進出古格一般走三條路:一條是當地人俗稱的“老路”,從獅泉河鎮出發,沿219國道東行至那木如,然后翻越俗稱的老子達坂和小子達坂進入;一條是所謂的“新路”,從219國道巴爾兵站不遠處翻越隆嘎拉而抵達;還有一條,是從門士經古如甲木寺、曲龍、東坡、達巴而行進。

但無論你從哪條路線進出,都必須在浩浩蕩蕩、鬼斧神工的土林內繞來繞去。

穿行在土林間,為什么土林上一毛不拔,而且有鵝卵石混跡其中?為什么會有那么多惟妙惟肖的人物形象,仿如集體拜謁神靈的僧侶,或是受人指揮的千軍萬馬,敢死武士?

而那些仿如建筑的三角、塔形物,如何有著那么完美的分割形式?

甚至連土林上一道道溝壑和被雨水沖刷的痕跡,都像西藏老人臉上的一道道皺紋?這種地理景觀實在不得不讓人好奇與思考。

7%RP1([G7_A26%ZP%4B9PUI.png

在我個人的視角里,土林更像是符合審美意向的上天的杰作,它們仿如莊嚴宏偉的廟宇,壁壘森嚴的碉樓,恢弘高聳的佛塔,極盡奢華的古代宮殿,或者古樸威嚴的歐式城堡。有的像是萬馬奔騰、昂首嘯天,有些則形同教徒修行、虔誠靜坐,天工萬象,無可盡數。

落日的余暉安然地籠罩土林之上時,蜿蜒的象泉河水,就在這百萬年時間里,由風雨、陽光和時光細心雕刻的峽谷中靜靜流淌,讓你宛若置身于一個奇幻無比的世界。

但除卻風聲與靜穆,其實你又會覺得這里什么都沒有,哪怕就連你對著遠方激情呼喚,也會被土林全盤吸收,連一點回聲都沒有。

2FFE2MIX~50GRH_Z0]GPE@F.png

科學的說法就稍微顯得有那么點無趣了,但比較準確。

在這套解釋系統里,大意是說,札達盆地所在的北喜馬拉雅地區,在前寒武紀就沉積了一套砂質和黏土粉砂質、碎屑巖類的建造。

到了古生代,這里還處于陸表海的環境,也就是說那里還是一片廣闊的海洋。

但經過晚二疊紀運動,札達一帶與全喜馬拉雅的很多地區,都開始抬升露出了海面。

早三疊世初,喜馬拉雅地區又沉陷成了海盆。

到了中三疊紀與晚三疊紀,香孜到霍爾一帶,又開始進入半深海沉積環境和深海沉積環境。海水南淺北深,即由香孜到波林逐步變淺。

侏羅紀時,岡底斯山開始隆起,札達一帶處于半深海的環境。早白堊紀時,這里屬于淺海靜水環境。到了晚白堊紀,海水由深變淺,出現海退,到了白堊紀末期,札達完全上升成了陸地。

到了第三紀始新世,印度板塊同岡底斯陸塊發生碰合,由此形成了印度河——雅魯藏布江縫合帶。

在第三紀上新世至第四紀早更新世,札達所在的區域一邊斷陷,一邊接受沉積,形成了厚達八百米的河湖相沉積地層——札達群。其中的托林組地層以粉砂質黏土夾粗砂土為主,具穩定的水平層,形成了湖相沉積的靜水沉積物。

第四紀下更新世,札達盆地經過高原劇烈的抬升階段,加速了南部位于印度境內的薩特累季河的向源侵蝕,進而發展成切穿分水嶺與札達盆地相通,湖水迅速外瀉,斷陷盆地在沒有經歷較長沼澤化的過程情況下,就很快被形成的象泉河水系取代,從此,湖相沉積變成了河流相堆積。

而象泉河的向源侵蝕到達門士附近后,經歷巨大的洪水和寬谷段的大面積堆積之后,開始對札達盆地強烈下切和侵蝕,使札達群受到強烈切割,隨著一些支流和沖溝的逐步發育,出現了象泉河兩岸的土林地貌。

此外,氣候和其他條件也一直持續不斷地在為札達的地貌進行著包裝。

札達的降水量小,且一般集中于6到8月份,從而使得一年中大多數時間處于干燥狀態。全年降雨一般集中于雨季,而雨季的降水又多集中在幾次大的降雨里。僅有的幾次大雨或暴雨,具有較強的打擊作用,對地面產生擊濺侵蝕。平地的擊濺使土體分散,同時底土壓實,從而減少滲流,增大徑流。對于坡面的擊濺,將引起坡面物質的不斷遷移并產生紊流形成細溝,進而隨著侵蝕的加大,成為切溝,有的水動力作用較強形成豎溝,使土林分布區面狀洗刷作用和下部線狀切割作用異常強烈。

札達盆地的日照時數長,蒸發大,地表滲入條件差,地下含水層富水程度低,地下水埋藏很深,毛細空隙上升高度到達不了地表,因此土林分布區域不僅地表特別干燥,即使在一定深度的土層濕度也非常小,增大了土林的固結程度,使豎立的土林不發生重力坍塌,特別是一些高度達到百米以上的土林,得到完好的保護并整體保持穩定。

由于干熱少雨,土壤中的有機質十分缺乏,札達盆地及周邊的植被不發育,從而增大了地表受陽光輻射強度,加劇了盆地內的蒸發,這一條件既有利于土林形成,又使土林不會遭受植物根劈破壞而得到完整保持。

此外,象泉河及支流的發育對土林形成也是一個重要條件,因為僅雨水擊濺侵蝕和沖刷作用,土林高度會非常有限,有了札達盆地的抬升,加之地表水系的持續切割,在盆地內形成了深度高達數百米的峽谷,其谷坡和谷肩都有利于形成壯觀的土林。這也是我國黃土高原既有干旱條件,又有集中降雨的雨水擊濺侵蝕,還有厚度和范園非常大的黃土堆積,卻形不成土林的主要原因。 

一座座泥質土山,茂密如林海。黃沙與泥石形成褶皺形的饑理,陽光之下,金黃燦爛,如武士的甲胄,僧人的衣袍。

我們的行走,則如同在這荒蕪而又充滿盎然生機的阿里高原上,傾聽著豎琴那悠揚的曲調,和大地深處的節奏。

似乎只有到過阿里,到過札達,到過那些峽谷縱橫的邊遠地帶,才會理解為什么古代象雄王國會以“夏瓊”(大鵬金翅鳥)為圖騰。也似乎只有借助“夏瓊”的翅膀,阿里那廣袤蒼涼之地上的深溝險壑,才會盡是通途。

Z@_26_J5V98EEZR%)~JTQ26.png

其實最讓人震驚的,還是這土林之中隱藏的大量洞穴遺址,這些洞穴的中心區,北起曲松,南到達巴,西至薩讓,東到噶爾,包括了象雄的故都穹隆銀城以及古格時期最著名的札布讓、香孜、多香、達巴、東嘎·皮央、瑪囊等眾多遺址。

究其原因,一是這些難以滲水、直立性很強、挖掘又相對方便的土層,為挖造洞穴提供了好的基礎。同時該區域干燥少雨、木材缺乏的自然狀況,也為冬暖夏涼、不需木材的洞穴創造了發展契機。

1L7GF1`GS_ZAL$4)_BGBUKI.png

正是這些洞穴,誕生了非常璀璨的佛教文明,眾多的石窟秘密隱藏在廣袤的土林深處,其精彩的壁畫與雕塑,是古人留下的藝術瑰寶。那里有讓人研究不完的古格王城遺址,有西藏乃至整個中國已知的規模最大的佛教石窟遺址東嘎.皮央石窟等等。

在近千年的歲月里,它們經歷過王朝的盛衰,最后漸漸與身后土黃色的山丘渾然一體,消隱于世外。

如今,驚嘆于其蜂巢般綿延的建筑群和石窟里精美絕倫的壁畫,越來越多的人正試圖走近它,探究它,領略它蘊含的滄桑與美麗。

86KB3M{D`)0$~UM367A$)J6.png

如今,在進入札達這綿延不斷的土林之地,無論是沿著“新路”還是“老路”進出,從各處的土林觀景臺上,均能看到南方一座渾圓如穹頂的雪山,矗立在非常平整的一道冰雪平臺正中,極似神殿。

這座當地人稱為“依比岡麥”的喜馬拉雅山西段的雪山,其真實的身份是卡美特峰,海拔7756米,位列印度第三高峰,是中印邊境的一座界峰。在札達人的說法里,依比岡麥是古象雄時期著名的祖母守護神山,在其周圍子孫一般簇擁著108座雪峰。

]_IQN5CVDEB$ZRE%KBD3_~R.png

落日的余暉中,凝視土林,相對于斗轉星移、滄海桑田的自然巨變,象雄與古格故國所經歷的風雨,只不過是其中一些小小的化石碎片而已。

而遠處的喜馬拉雅山上,雪峰熠熠生輝,交匯的云彩像是如今藏族百姓使用最為普遍的白色哈達。在土林磅礴的軀體之下,歷史的過去與未來,在這里散發著同樣的精彩與神秘。

責任編輯:姜新文

公安備案號:藏公網安備 54252202000001號 公信部備案號:藏ICP備12000030號 版權所有:札達縣人民政府 技術支持:西藏傳媒集團 站點地圖
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澳门永利网投